深度 | 代驾行业乱象:“黑代驾”治理存难题,安全问题受关注

因“醉驾入刑”而兴起的代驾行业让许多富余劳动力重新有了工作,但同时面临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CFP/供图

深度 | 代驾行业乱象:“黑代驾”治理存难题,安全问题受关注

虽然互联网代驾平台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规范了行业,不过,仍然有一些非正规的“黑代驾”出现,甚至还有一些正规代驾平台的司机存在违法行为。另外,代驾平台与代驾司机之间的劳动关系、消费者的权益保障等问题仍有待法律进一步厘清。

近年来,随着国家加大对醉驾的查处力度,“酒后找代驾”已经成为饮酒者的共识。正因如此,代驾行业的发展速度也超乎想象。不过,这也引发了一些新的问题,例如,代驾多发生在夜间、饮酒后,出行的安全问题是许多人非常担心的。

虽然互联网代驾平台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规范了行业,不过,仍然有一些非正规的“黑代驾”,游离在监管视野之外,不受平台管束,漫天要价,或者偷窃车主财物。另外,作为互联网领域的新兴产业,代驾平台与代驾司机之间的劳动关系问题等,仍有待法律进一步规制。

“黑代驾”乱象重重

“黑代驾”,多见于非正规平台、公司或者个人性质的代驾司机,由于缺少有效监管和约束,这些代驾司机整体素质往往良莠不齐,甚至存在漫天要价,给车主“设局”碰瓷,甚至存在趁车主酒醉偷盗其财物等多项不法行为。

据媒体报道,去年11月,海口的张先生就遭遇了一次黑代驾的“洗劫”。据了解,张先生在烧烤店喝了酒,出门后,就随手叫了路边的代驾。上车后,他很快就睡了过去。

凌晨3点,张先生突然醒来发现,自己的车停在路边,已经不见了代驾的踪影。手机、钱包等财物也不翼而飞。张先生认为,车上只有自己和代驾两个人,自己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代驾拿走的。但是由于是在路边叫的“黑代驾”,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张先生只能选择报警处理。

“黑代驾”的种种乱象,甚至也让一些不法分子在其中看到了可以暗箱操作的空间,“黑代驾”之中,又衍生出了“假代驾”。

2017年6月,广州白云警方破获了一起专抢醉酒人员财物的“黑代驾”案件,抓获了5名犯罪嫌疑人。

据了解,这5人就是典型的“假代驾”。他们并非代驾公司的司机,不过却经常穿着某代驾公司的统一制服,在深夜出没,并且在酒吧、KTV等娱乐场所门口,专门等候意识不清的酒醉者,遇到清醒的车主则进行正常代驾,遇到昏醉的,则盗抢其身上或者车上的财物。

此外,还有些“黑代驾”会选择在醉酒者回家的“最后一公里”动手脚。

“e代驾”发布的《2019年代驾数据形势报告》显示,从订单数量上来说,3公里以内订单量占比最少,也就是说,短距离代驾容易被忽视。另外,2.21%的代驾用户会选择在距离目的地1000米以内提前结束订单,且有83.4%的受访者认为,“快到家了,自己能开”。

许多“黑代驾”则往往会在快将醉酒者送到家的时候,借故离开,“安排”醉酒者自己开车,然后再“制造”交通事故,获取赔偿。

私人代驾与代驾平台司机矛盾难解

代驾平台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部分传统代驾司机并不愿意接受互联网平台的管束和收入被抽成,于是选择继续从事个人代驾,或者成立小型代驾公司。

需要尤其注意的是,个人代驾并不意味着就叫“黑代驾”。事实上,现行法律并没有禁止个人从事代驾工作。

“现在的代驾行为,从法律上是代驾司机与车主之间的民事关系,没有行政法上的准入制度,因此不论是代驾平台作为第三方中介开展的代驾,还是代驾司机与车主自行约定开展的代驾,在法律上主要系代驾司机与车主之间的劳务合同关系。”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介绍说。

不过,这样的个人代驾,事实上接单量和收入并不稳定,需要在酒吧、KTV等人流密集区“蹲点”。代驾平台的出现,极大地挤占了私人代驾的生存空间,因此爆发的矛盾冲突也不在少数。

今年11月,深圳两伙代驾司机斗殴的视频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引发了广泛关注。据媒体报道,斗殴的代驾司机,一方是代驾平台的司机,而另一方则是自由代驾。产生纷争的主要原因是“抢客”。

据报料人介绍,两伙人相互约定不报警,而且两天内已经发生了四次冲突。

另据记者检索中国文书网发现,代驾互殴引发的冲突,并不在少数,甚至有代驾司机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刑。

2016年9月,在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因为代驾抢单问题,李某某和刘某发生冲突,随后,因为协商未果,两人各叫来一伙人,大打出手。打斗导致多人受伤,并且还砸坏了路边停放的车辆。

随后,斗殴者被警方抓获并被提起公诉。最终,李某某因为带头寻衅滋事,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其余主要参与斗殴者也都受到了刑事处罚。

代驾司机与平台劳动关系存争议

代驾行业中,虽然“黑代驾”更影响代驾行业的可信任度,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代驾平台就能够百分之百保证乘客人身安全。

如前文所述的偷盗醉酒者物品,或者故意让醉酒者开车,制造交通事故等情况,在平台司机中间,也偶有发生。如何提高平台司机素质,进一步规范行业,也成了代驾行业需要放在突出位置的问题。

目前,除了代驾平台加强对代驾司机的培训以及管理外,已有部分省市在探索建立代驾行业协会,来实现代驾行业的进一步规范。

2011年11月,重庆渝诚代驾公司等5家代驾企业成立了代驾联盟,积极致力于行业标准的统一,推广代驾人员“着装、工作牌、协议、礼仪、收费”的“五统一”,2015年,重庆市的20多家代驾公司还联合成立了代驾行业自律监督委员会,同时监委会发布了15条代驾公约,通过自律的方式规范行业。

而2014年4月在上海成立的“上海市道路运输行业协会驾驶服务专委会”,因其会员均为提供代驾、陪驾服务的公司,也被称为上海的“代驾协会”。

不过目前,代驾领域还没有形成在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力的行业协会,相关法律法规中与代驾行业直接相关的法律条文也不多。

除了人身安全外,代驾平台与司机之间的劳动关系问题,也引发了诸多争议。这不仅关系到代驾司机的权益保障,同时也关系到如果代驾开车发生意外事故,谁来理赔问题。

虽然早在2015年,全国首例涉代驾软件事故案的判定结果是代驾平台与司机之间是雇佣关系,然而从全国各地的判例来看,结合实际情况,判决的结果往往也有很大差异。

“现在法院的判决对与代驾平台与代驾司机的关系认定存在不一致。”顾大松介绍说,有的法院将其认定为雇佣关系,有的认定系劳务合作关系。

而在他看来,代驾平台系出行领域依托移动互联网技术开展业务的代表性平台,属于《电子商务法》第2条界定的“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因此依《电子商务法》第38条规定有承担连带责任情形,也有承担包括补充责任、连带责任的“相应责任”情形。

此外,顾大松认为,现下代驾行业发展中另一个突出问题是:代驾过程中的交通违法处理。“未来,随着生活品质的提高,不仅酒后代驾业务不断发展,非酒后的代驾业务也将得到拓展,因此相关业务开展过程中的规则,甚至产生纠纷时不同情形下的责任确定,也将会是关注的焦点。”顾大松说。

本文由“135编辑器”提供技术支持

深度 | 代驾行业乱象:“黑代驾”治理存难题,安全问题受关注

《民主与法制》社新媒体出品

本期主编:王 镡

编辑:潘 巧

美编:程 铭

审核:阮 莹

合作邮箱:mzyfzapp@126.com

深度 | 代驾行业乱象:“黑代驾”治理存难题,安全问题受关注

民主与法制社是由中国法学会主管的中央级新闻事业单位,拥有《民主与法制》杂志、《民主与法制时报》、民主与法制网、民主与法制移动新闻客户端等权威法制媒体。

微信号:minzhuyufazhishe